facebook活动影响立会选情?

2020-08-14 05:27:10 来源:硬件知识514人评论

facebook活动影响立会选情?

上周中大新闻与传播学院C研中心主办了首届中大研究峰会兼工作坊,由阿姆斯特丹大学Richard Rogers教授等传授如何运用数码研究方法来推动社会发展,包括4项议题:音乐社会企业、空气洁净运动、倡导工人权益、脸书和立法会选举。

共有20名本地及海外的师生参加脸书和立法会选举的研究。我们集中分析所有参加地区直选候选人的脸书,并利用港大民意研究网站进行的立法会选举滚动民调结果以作比对。这项研究有3个焦点:候选人脸书的使用情况如何?谁人较活跃?可否找到一些主要网络板块?在不同群体中最活跃的候选人有何特点?他们投射了什幺形象?脸书活动和民调结果有否关係?是互相影响还是有因果关係?

真正投入脸书用家是较成熟一群

我们发现,在脸书平台上最活跃的候选人是梁国雄,他的参与度远高于其他人。较为活跃的还有杨岳桥、王维基、叶刘淑仪和毛孟静。再接下来的活跃候选人包括刘小丽、陈淑庄、谭文豪和郑锦满。有趣的是,大家原以为积极使用脸书的应是年轻的候选人,但真正投入的用家却是较成熟的一群。可能后者明白到脸书的重要性,愿意投入更多资源和时间去经营。

在泛民阵营中,杨岳桥的脸书最为突出,他和公民党友郭家麒及陈淑庄均有联繫,也和泛民中的梁国雄、张超雄、何秀兰等有连结。本土派的郑锦满和郑松泰、陈泽滔及梁国雄均有脸书往来。在建制阵营中,容海恩、陈恆镔、黄国健各自和派系内的党友有联络。

候选人、政党和传媒关係密不可分

从脸书的「讚好」连结中清楚见到,80多名参加地区直选的候选人中,共分为3个主要阵营:建制派、泛民主派和本土派。他们的脸书联繫主要来自香港,也有小量源于台湾、大陆、澳门、美国、加拿大、澳洲、英国等有华人聚居的国家和地区。

除了各候选人的脸书外,一些团体和活动组织的脸书也在联繫网络之中。例如工党、职工盟和佔中脸书连结在一起,民主思路的黄梓谦似乎扮演了不同派系之间的联络角色。各主要政党的脸书自然发挥作用,而一些新闻传媒如《》、《苹果日报》、有线新闻、独立媒体、《热血时报》、SocREC甚至BBC及ABC新闻也有在网络中出现,显示在选举中候选人、政党和传媒之间的关係密不可分。

多人看政治火花及趣味恶搞

统计各候选人脸书中表达「讚好」的网页,这些网页内容以5个类别为主,依次是政治人物、新闻传媒、公众人物、非政府组织、社区团体。候选人关注的核心人物和机构,都是和政治、传媒和社区组织有关,他们可说是现实政治和选举中的主要持份者。

首10个最多人「讚好」、分享及评论的脸书网页中,8个是影片,1个是年轻「长毛」被捕的照片,1个是网站连结。影片中多是来自传媒选举论坛中的片段,共同点是泛民或本土派攻击亲建制的候选人,而后者似乎难于招架。泛民或本土候选人对社会政治现况表达强烈不满,政府及其盟友未能解决问题,而建制派作为政府盟友,在选举论坛承受了被责难的后果。有些广受欢迎的影片,出现了一些有趣或罕有的元素,例如卡通改图或贴纸。可见多人看的内容包括政治火花、趣味恶搞及温馨怀旧。

仔细分析3个阵营各自最受关注的脸书内容,建制派同时谈及香港身分及中国认同,喜欢用「发展」、「国家」、「中国」、「经济」等词语。泛民主派强调香港自主及力陈各项政治和社会问题,常用「社会」、「自决」、「希望」、「民主」表达己见。而本土派则以年轻活力和敢作敢为作卖点,挂在口边的词语有「社区」、「希望」、「义工」、「关注」。

脸书传播讨论 或改变投票意向

脸书这个平台和选举民意走向是否有关?我们比较了近数星期的资料,发现脸书参与度和候选人支持度确有关係,而关係的强度介乎弱至中等之间。在7月底至8月中,两者明显相关但难看出因果;但在8月中后,从统计数字看到在时间上有先后次序——脸书参与度是原因,民意支持度是结果。可以说,脸书活动对一些候选人的选情是有帮助的,它可以增加认知关注,甚至导向好感支持。

尤其到了选举后期,各传媒纷纷举办论坛,突发事件和抹黑丑闻相继出现,新闻界有更多分析报道,遂引起市民对选举有更多关注。这些消息在脸书及其他网上平台上再作循环传播和讨论,很可能改变了大家对一些候选人的观感甚至投票意向,并且会在民调结果中反映出来。可以说候选人的具体行动表现、新闻报道的好坏,及脸书中的「讚好」、分享及评论,都会影响立法会的选情与结果。

脸书在日常政治运作中也有角色

候选人的传统选举工程主要靠亲身接触市民,宣传自己的能力和往绩,及透过新闻传媒发放自己的活动信息。现时多了脸书这个平台,它的营运成本不高,潜力却很不俗,而且脸书和新闻报道之间又可以有互动,彼此促进,我们在数据上也发现两者之间的连繫。在现代选战中,候选人免不了要充分利用这些不同的资讯平台。

总括而言,脸书活动能够反映现实的政治生态,清楚看见香港三大政治阵营的存在,它们各有特点和位置。泛民和本土候选人的脸书活动较建制的为频繁,但三大阵营多是在派系内互动,极少有跨阵营的沟通。受欢迎的脸书选举内容可以很严肃,涉及重大政治争拗,并以精华片段表达政党路线之争,也可以是轻鬆搞笑的题材。网上的脸书和网下的民调有互动关係,选举后期可见脸书对民意的影响。看来脸书不单是在选战非常时期有其作用,日常的政治运作中也有相当角色,政府、议员和市民都应多加注意和利用。

最新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