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川普崛起 ,「极右派」狂潮袭来,世界将何去何从?

2020-08-02 03:16:46 来源:发布热点616人评论

英国脱欧,川普崛起 ,「极右派」狂潮袭来,世界将何去何从?

英国脱欧/留欧公投结果揭晓后,大家似乎突然发觉—他们并不认识自己成长的社会。投票选择留欧的英国人都觉得似乎不认识那另一半投票脱欧的公民。顿时,英国好像被划成两半。选择脱欧者虽然不都是种族主义者,但大多数脱欧选民的出发点是反移民、排外。他们多为中年至老年,集中在全国各地工业萧条地区。最让英国另一半选民震惊的是,这些脱欧者都非常、非常地愤怒。

其实,我们今日所处的世界就充满了这样愤怒的白人,他们之中有一部分的人已成为极右派运动的基层成员。这些正快速成长的运动,形成欧美社会不得不正视的危机。

今日的极右派势力在欧美各国都渐占优势,这是有目共睹的趋势。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半个世纪后,欧洲极右派政治运动的复甦可说已离一九三○年代的程度不远了。卢森堡协会(Rosa Luxemburg Foundation)于今年二月曾发表报告警示自金融危机以来极右党派及其街头运动在全球各地的成长。我们在英国自保守党卡麦隆(David Cameron)加速的紧缩政策下,也目睹了极右派组织的动员和茁壮。

英国独立党(United Kingdom Independence Party, UKIP)数年来就在紧缩政策的大环境下成长。在其民粹主义中,所谓「人民」是个幌子,「人民的自由」是个虚构概念。该党党魁法拉吉1在高谈「人民自由」的同时,完全反对全国基本工资的上涨,并主张废除一切反歧视的立法。在UKIP政治架构里真正的内容,只有对私有企业的保护与澈底地反移民、排外。

法拉吉语道:「若人们觉得移民问题不能以民主方式解决,那幺下一步将会是暴力行动。」语出不久,工党国会议员考斯女士(Jo Cox)于六月十六日在她西约克夏(West Yorkshire)的家乡被谋杀。这是极右派势力向任何代表多元文化者的宣战,是他们对任何争取民族平等者的最终攻击。凶手是一名五十二岁的极右分子汤米.梅尔(Tommy Mair),常年受新法西斯思想影响,曾参与美国极右派组织「国家联盟」(National Alliance)在英国举办的活动,并长期购阅该组织的出版物。在谋杀考斯女士时,他喊着「英国第一!」;在法庭上,当法官问他全名时,他面无表情地回答:「处死叛徒!为英国争取自由!」。

他指的「叛徒」,就是致力推动英国接收叙利亚难民,崇尚多元文化社会的考斯女士。大家都记得几年前挪威的法西斯分子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屠杀了七十七名挪威左翼青年,在他眼里,这些人是国家「叛徒」,因为他们欢迎移民,欢迎多元文化。

最近可看到的是在右派主导的脱欧/留欧公投之下,选战中充斥着种族主义。中间偏右的主流种族主义,容纳并收编了极右派势力,直接与极右派组织互动,助长它的势力。如今,极右派组织宣传的种族主义已是英国每日政治的一部分。前一阵子当萨迪克.汗(Sadiq Khan)当选伦敦市长时,「英国第一」(Britain First)─这个新法西斯政党即宣告「伦敦沦陷了」。「英国第一」不仅使用保守党竞选语言,说萨迪克.汗与「伊斯兰激进者」有关联,并宣传强化脱欧阵营「移民入侵」的标準论述。对于萨迪克当选伦敦市长,「英国第一」这幺说:「伦敦曾逃过黑死病、大火和大战期间轰炸的大劫,但今日却被涌入的移民给谋杀了。」、「夺回我们的国家!」、「英国第一!」。这般高喊着,号召它的成员和支持者投入脱欧阵营的选战。

公投后,英国上下种族主义事件大为增加,极右派政治抬头。公投后的头一个星期内,就发生了三百多起种族主义骚扰和袭击事件。不论是少数民族或移工,都觉得人身安全不再有保障。

在欧洲各地,汤米.梅尔暴力行动背后的那类意识形态,也就是我们过去一直视为「极端种族主义」的思想,如今已进入主流。极右党派在欧洲不再是「过街老鼠」,而在各国政坛上愈来愈看好。最近德国联邦外务处资助的一份报告显示,欧洲民众对极右派政党的支持度自一九九九年不断增长,导致欧洲国会里极右派的得势:欧盟两年前的选举是欧盟极右政党跨出的最大一步,极右派政党在欧盟议会里得到了一百七十二个席次,也就是23%的席次。据估计,下一回欧盟议会于二○一九年选举时,极右派政党有可能夺取三分之一的席次。

极右派政党在国家层次上的影响力,也已到达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从未达到的空前程度。德国的反移民政党─「德国他途」(Alternative for Germany),也就是极右派街头运动「爱国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组织(PEGIDA)在议会政治上的代表,于今年三月份地方选举中受到许多蓝领劳动阶级选民的肯定,如今是德国的第三大党。在奥地利,极右派政党─奥地利自由党(FPÖ)今年五月底几乎成为总统大选的赢家。由于奥地利自由党和角逐对手绿党的票数非常接近,奥地利自由党提出选票处理不当的控诉,得到法官认可,奥地利将重选总统。结果如何很难说,但清楚的是,奥地利自由党已是奥地利政治的主流,离执政不远了。

极右派组织目前信心十足,它们在街头的活动频率也增高了。

「英国第一」这个政党,在今年就已三度来到东伦敦清真寺(East London Mosque),骚扰教徒,并打伤一名穆斯林居民。德国最大型的极右派街头运动—PEGIDA,每週一在德勒斯登(Dresden)这个城市聚集上千支持者。这个组织在欧洲各国已设有支部,如今已可说是一个跨欧的街头运动。这些组织的成长,造成的直接结果就是移民、难民和庇护申请者的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不仅在大街上,甚至在他们的住处也不安全。比如在德国包森(Bautzen)这个城里,就发生了难民庇护所被烧毁,而民众在旁欢呼的情况。今年二月份,瑞典的纳粹组织「瑞典反抗运动」(Swedish Resistance Movement)在攻击难民儿童后,警告所有「外来者」,今年将是「以武力对抗移民」的一年。

书写《愤怒的白人》的动机,是从我个人经验开始的─从个人与生活环境中人们对种族主义的亲身体验开始的。这促使我想要了解:究竟那些白人为何愤怒?他们的仇恨背后,究竟是有什幺样的背景因素,什幺样的社会经济情况?

我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英国这几年来最大型、影响力最深远的极右派街头运动—英格兰护卫联盟(English Defence League, EDL)。吸引我的最大原因,不仅是它的规模,也是它与英国政治社会的互动关係,它的种族主义思想总与主流政治的种族主义起共鸣。

最新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