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迷藏」一辈子都在当鬼!

2020-05-28 08:51:20 来源:发布热点627人评论

「捉迷藏」一辈子都在当鬼!

文/寺山修司(日本剧作家)

译/张智渊

捉迷藏

故乡被美国人接收,家母开始到基地营工作之后,我没来由地爱上了「捉迷藏」这个游戏。

家母就职于「畜牲美军」的基地营,而且甘于从事女僕这种极为低阶的工作。我或许是耐不住等待晚归的家母的无聊,受不了附近邻居们在背后阴损家母的闲言碎语、负面传闻,而想要「躲起来」。

家母在家父死后,魂不守舍了好一阵子,看起来像是精神衰弱,但是毅然决然地应徵基地营的徵人广告「优待战争未亡人」之后,染了头髮,动了丰颊手术,整个人回春了。

而被留在家里的我,莫名地产生「忍不住躲起来」这种心境,年满十四岁,沉迷于「捉迷藏」这个游戏。

对我而言,「捉迷藏」究竟是什幺呢?

在农家的仓库入口,和六个年纪比我小的孩子猜拳,一哄而散,躲在仓库阴暗的稻草中,一动也不动地屏住气息,不知不觉间,迷迷糊糊地睡着,一觉醒来,门外下着雪。我总觉得躲起来时,确实是春季。


「捉迷藏」一辈子都在当鬼!


▲他常常和其他孩子,一起在仓库玩捉迷藏。(示意图/取自免费图库Pakutaso)

恍惚之间,当鬼的小正一面说「找到了、找到了」,一面进来,不知不觉间,他变成了大人,身穿西装,怀里抱着婴儿。他说「找到了、找到了」的嗓音,也已经变成了成熟的男中音,我满脑子都是「玩捉迷藏的期间,十多年的岁月流逝」这种幻想。

另一天,我当鬼。

孩子们个个躲起来,无论我呼喊几次「躲好了没、躲好了没」,也没人回答我。晚霞渐趋暗淡,拉洋片摊商和豆腐店老闆都已经回去了。我走在空无一人的故乡马路,一路寻找咬着草尖端逃匿的孩子,家家户户的灯火亮起。

我窥看其中一户人家,不禁心头一怔,整个人惊呆了。

灯光下,一家人围着煮滚的火锅,男主人躲起来,他是「躲着我」,变老的孩子。「躲起来的孩子年岁已迟,唯独当鬼的我依旧年轻」这种幻想何其空虚。

我看得见躲起来的孩子们的幸福,但是躲起来的孩子们看不见当鬼的我。

我到几岁才能摆脱「我一辈子玩捉迷藏当鬼」这种幻想呢?

「想要捨弃关于某种状况的幻想这种愿望,必须是想要捨弃需要幻想的状况这种愿望。」(卡尔‧马克思)

*本文摘录自《我这个谜:寺山修司自传抄》

「捉迷藏」一辈子都在当鬼!

译者:张智渊

最新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