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的化身》收视紧追《W

2020-05-27 20:25:05 来源:发布热点706人评论

文/艾利斯

《嫉妒的化身》收视紧追《W《嫉妒的化身》海报,本剧为韩国 SBS 水木迷你连续剧。

《嫉妒的化身》是孔晓振、曹政奭和高庚杓的新戏,前两集就以「进击的女主角」不断袭胸男主角引发话题,因为认为他可能得了乳癌。

《嫉妒的化身》收视紧追《W袭胸桥段成了《嫉妒的化身》热议话题。

在剧中,家世、个性大异其趣的主角们身上,却意外地互相吸引,开始在电视台里引起一段段剪不断理还乱的发展。

每个看似突兀的片段连结,意外地都有所关连,也让原本只有 6% 的收视率节节高升。再细看些,发现编剧用表娜丽这个在电视台当中作为约聘的天气播报员,讲述韩国严苛的就业环境,尤其对职场就业的女性来说,更心有戚戚焉。

还记得《玉氏南政基》的张美利吗?即使身为公司的一员,做着自己应做的工作,总因为自己约聘雇的身分而战战兢兢地工作着。面对长官言语性骚扰,也只能吞忍下来,因为一有反击,那痛的还是自己。两人如出一辙的职场待遇,显现出女性在韩国就业市场的弱势,主因除了刻板印象外,女性就业需要公司所付出的社会成本更高,使得企业在聘雇时有所顾虑。

《嫉妒的化身》收视紧追《W想在职场杀出一铁血路,还得度过不少难关。

近年世界各地迈入全球化竞争,使得企业所追求的利润大幅降低。又逢 2008 年的金融海啸,在生产成本无法调降的前提,同时要稳住不断攀升的失业率,开始出现不同于以往的就业型态-「非典型就业」。其实是种缺乏保障的就业,在企业追求 cost down 的过程中,因为无法降低生产生本,进而将公司所需人力外包,形成世代就业的分水岭。过去能毕业后进一间公司从一而终的情况,在现今社会中成了天方夜谭。因为看不见前景、难以养活自己的的工作,又怎幺能够说服自己安于现状?

其实我们只是新闻中一闪而过的气象播报员,不是吗?

台湾有 22K,韩国则是有 38K 的困境。台湾蓬勃发展的中小企业一度成为佳话,即使现在台湾贡献 GDP 主力已经由十大企业掌握,还是一股中坚势力。相较韩国 GDP 的八成由前 30 大财阀贡献,中小企业甚至是自营业者面对大军压进的情况无力抵抗。这样的情况也造就出常听到:「进了三星上天堂,不进三星下地狱。」就是代称南韩的就业市场。

剧中孔晓振所饰演的表娜丽,完全把那种憋屈感表现得一览无遗,虽说在电视台上班,其实她只是个前途茫茫、每天只出现一分钟在观众面前的约聘制气象播报员。一百多万韩元的月薪需要安顿自己和弟弟、打扮自己、上补习班可以说完全不够,所以努力包办公司里所有能赚钱的杂工,只为了在电视台长官面前留下好印象,让自己可以有一丝机会转战主播台。

《嫉妒的化身》预告片。

这样的表娜丽,曾经问过主考官当时落选的分数差距,得到的答案是「知道了只会让你难堪」,因为在看似公平的选拔中,还有隐形的条件:后台强大与否。在前进无路,后退无门的情况之下,待了四年的时间。所在位置很尴尬,身为天气播报员,可并不所属主播局而是列于记者的报导局。又有人会问,为什幺她不离开,去其他地方或许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

在韩国,把一个人培育到大学毕业平均需要花费超过 800 万台币。从小不只是要会读书,更要不断精进增加额外的技能,原因在于韩国奇特的就业环境。根据韩国劳工社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4 年中小企业员工的平均每月工资只有大企业( 300 人以上)的 56.7%,甚至同为派遣职,在中小企业跟 300 人以上的大企业相比,工资差到 2.7 倍,这也是为什幺多数人仍不断往财团就业窄门钻的主要原因。

是人,都需要朋友和恋人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除了上班,脑中想的就是赚钱,也坚持地上了两年补习班。在这样不上不下的情况下,该忌妒、怨叹还是继续投入努力呢?嫉妒,在伤口上不断洒盐;怨叹,变成深宫怨妇般充满负能量;继续投入努力的正能量,不知道有没有用完的一天?看得到却永远吃不到,有人会说,这是一种酸葡萄心理。可如果你的生活重心受到不平等的待遇时,还能长保平常心吗?

《嫉妒的化身》收视紧追《W约聘员工名牌挂绳是红色的,当上正职员工就会换成蓝色。

在我眼中,电视台里的人看的不是名牌,是挂绳的颜色

过去就业,简单的只有正职( FT )和打工( PT )。在为了降低企业的成本,生成了约聘僱和派遣制度,工作内容是FT,薪水与福利则是PT。这样的风气目前在世界各国都相当盛行,人力仲介公司在台湾有超过 500 家,在韩国更有 2500 家 以此获利丰厚的公司生存着,尤其是韩国 PT 位居亚洲第一,约佔就业人口的三成。剧中表娜丽身上挂着代表约聘身份的红名牌挂绳,只为换成正职员工才会有的蓝色挂绳而努力。

根据主计处统计,2015 年台湾的非典型就业人数约 78 万人,在就业人数比率中佔约 7%,其中有 61 万的工作是临时或派遣性质。调查还提及超过八成的非典工作者满足于现状,而非不得已从事该项工作。原因可以归纳为:台湾非典型就业者当中,除去年轻人打工以及老年人二度就业,在壮年人口的求职,这些职缺多是开在公家机关与大型企业中,较为吸引人就业,换句话说是累积经验值。

《嫉妒的化身》收视紧追《W不管台、韩都陷入求职碰壁,低薪困境当中。

在韩国和台湾不同的则是在于中小企业因为无力与财团企业抗衡,为求生存与获利将人力外包的比例,更是佔了整间公司的八成。在中小企业的员工,其实就与非典型就业者同等弱势。去年韩国所发表的「青年失业的展望与对策」中,把这严峻的情况推上舆论尖头,因为 15-29 岁的 389 万就职青年,有两成的人在毕业后第一年的工作都是一年以内的合同工,青年失业率在僵固的就业职场上更来到 9.5%。可实际情况其实还更严重,因为数据没有计入没上学也未求职的青年。看着剧中桂美淑和房智英拿着主播应徵员额跟气象播报员转正职作为吵架时的气话,相对比较就业市场上那些拼命努力的人,总感觉荒唐可笑。

孔晓振这次的角色虽然没有像《没关係,是爱情啊》那样的鲜明,可却也在举手投足间表现出了作为派遣员的卑微,不断袭胸的过程,也没有落入花痴女的称号。难为曹政奭,在不同人的袭胸之下总要淡定的面对,那场乳房检测真的看得好痛。可最令人陷入的是高庚杓这次的形象,温暖的人设,加上到现在为数不多的对话,每次出现的眼神都好有戏。目前释出的戏剧文案,其实都已经相差正剧甚远,到底《嫉妒的化身》是什幺,也无从看出。还有这部戏的调色反而走向一种复古感,把目前清爽乾净的主流抛向一边,不按照牌理出牌成了看点。


【成为重击会员】

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讲座、电影票等专属好礼,週週抽週週送

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http://eepurl.com/gfJSjb

《嫉妒的化身》收视紧追《W
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

《嫉妒的化身》收视紧追《W

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更棒的是,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11/8 快把假排好,我们一起散步去➡️ https://wwr.kktix.cc/events/2019lucfest-4gwr2a

最新图文推荐